寒冬夜裏~
丁柔雖然一身軟毛裹身,但對柔軟的香被仍情有獨鐘。
公主柔沒事不是吃就是睡,睡還得睡的聰明,都得爬上老媽的床睡,備感溫暖。

不知是暖冬效應,亦或是老媽 J 太不怕冷,直到前二天週日寒流才肯換上冬被。(丁柔兒心裏如此咒罵著~)
換上冬被後,丁柔更愛上床這件事。一見床有空位就馬上就定位,深怕晚點又被老媽的筆記或NB佔據。

昨兒個夜裏,柔媽 J 那張小巧到僅100cm寬的沙發床,被柔媽綣曲的身子給佔據了。
丁柔見自己那剩下的50cm被無知的老媽以雙腿夾殺,心有不甘。
大小姐柔也不是好惹的,竟一屁股擠上 J 的枕頭,以公主柔的體型,想當然爾,小小的枕頭當然擠不下她的玉體。

丁柔可不是省油的燈,狠勁一發,一屁股坐在柔媽 J 的側臉上。 

Damn it~~半昏睡的柔媽邊咒罵著~邊想著一堆筆記和題型還有可怕未完成的題目。OS:整個很夢魘!!

睡不好的柔媽和公主柔就開始拉距起來,妳擠一點。我推一下。
母女倆互不退讓,丁柔用玉腿往老媽的臉頰踼了二下。

被家暴慣的柔媽才不以為意。手一把抓住丁柔一雙玉腿塞入耳下位置。繼續夢魘去,絲毫不受公主柔影響。

可憐的公主柔這下子發現,來硬的不行了。開始發ㄋㄞ功。不時用手摸摸老媽的臉。
可愛的小動作被柔媽一把推開。柔媽甚至把臉越埋越深入枕頭。 (丁柔OS:氣死我了,還不悶死妳!臭媽咪。)
不時再用頭蹭蹭柔媽的頭:不想理妳,臭小妞,誰叫妳半夜睡好好的又跑去吃飯的,又吃又睡的,豬豬貓嗎?

最後,丁柔只好來個狠招:裝起病態的貓黛玉,往柔媽的臉上打噴嚏~~!!

柔媽 J 馬上從床上跳起來~
寶貝,對不起喔,不該跟妳搶位子,妳要睡哪?都讓給妳~
媽咪抱抱喔。秀秀,對不起害妳打噴嚏了,都是媽咪不好,媽咪嗯甘喔。

愛女成狂的柔媽開始進入自責的鬼打牆中。一反剛才機車的反抗~

得意的丁柔帶著邪惡的表情,囂張得意的鑽入被窩裏爽快去了。
只剩犯賤的柔媽又是愛撫又是道歉又是自責的,哄愛女貓入睡。

整個就是犯賤變態的貓奴。反抗個什麼勁的?妳永遠只有一個字。就是輸。

全站熱搜

AdiaJJ|NiaJJ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2) 人氣()